整合优化创新基地支持产业共性基础技术研发


更新时间: 2021-11-23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中提出,“优化提升国家工程研究中心、国家技术创新中心等创新基地”“打造新型共性技术平台,解决跨行业跨领域关键共性技术问题”,实践中,这两方面工作关联密切,大力整合优化国家技术创新类基地(以下简称创新基地)是支持产业共性基础技术研发的有效途径和重要抓手。

  创新基地是产业共性基础技术研发活动重要承担者和公共技术服务重要提供者。英美等国近年积极建设国家弹射中心、国家制造业创新研究中心等创新基地,在支持本国产业共性基础技术研发方面成效明显,具有一定借鉴意义。

  宽泛意义上讲,我国创新基地建设已有近三十年历史,已经布局建设了七类创新基地,分别是:科技部支持建设的国家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企业国家重点实验室和国家技术创新中心;国家发展改革委支持建设的国家工程研究中心、国家工程实验室和国家产业创新中心;工信部支持建设的国家制造业创新中心。从建设目的和管理办法看,这七类基地主要任务均不同程度涉及产业共性基础技术和前瞻技术研发以及为产业提供公共技术服务。

  历时多年,七类创新基地建设数量已颇为可观。据不完全统计,目前相关部委累计批复建设了近850个创新基地,其中,国家技术创新中心、国家制造业创新中心和国家产业创新中心因建设时间短,数量相对较少,共计约30个。这些基地在研发产业共性基础技术、攻克产业关键核心技术、推进创新成果产业化、培育高水平人才等方面取得了显著成效,为企业提升技术创新能力和产业科技进步做出了重要贡献。

  然而,多方信息表明,现有创新基地在建设过程中也存在一些问题,主要体现在四方面,一是多部门管理,缺乏统筹规划和总体协调。二是建设数量过多,资源配置重复分散。三是基地定位宽泛,职能重叠。四是多数基地非法人实体,难以长期、稳定、高效开展产业共性基础技术研发活动。为此,亟须对现有创新基地进行分类整合和优化提升。

  2014年12月,国务院印发《关于深化中央财政科技计划(专项、基金等)管理改革方案的通知》,要求对科技部、国家发改委管理的创新基地进行合理归并、分类整合。2017年8月,科技部会同财政部、国家发改委制定印发《国家科技创新基地优化整合方案》,启动了各类国家科技创新基地优化整合工作。2020年7月,国家发改委印发新的《国家工程研究中心管理办法》。2021年2月,科技部、财政部联合印发《国家技术创新中心建设运行管理办法(暂行)》。2021年7月,国家发改委确定第一批纳入国家新序列管理的国家工程研究中心名单。由此表明原有四类基地的优化整合工作已取得阶段突破和实质进展。

  当前,科技部和国家发改委仍在加紧推进各自负责管理创新基地的优化整合工作。同时,在推动国家技术创新中心、国家制造业创新中心和国家产业创新中心三类新基地建设过程中也存在一定的优化整合问题,建议有关部门加大关注力度。

  “十四五”乃至更长时期,整合优化科技资源配置的重要性日益突出,产业共性基础技术研发的迫切性更加彰显,需要以支持产业共性基础技术研发为导向,勇于改革,锐意创新,真正加大创新基地整合优化力度和成效。

  一是全面加强对创新基地整合优化工作的统一领导和顶层设计。落实国家关于整合优化科技资源配置新要求,建立健全国家层面领导创新基地整合优化工作的体制机制。紧扣产业共性基础技术研发新需求,加强整体谋划,凝聚工作合力。在推进过程中,打破部门、地域界限,将七类基地放在一起通盘考虑,科学统筹。对现有基地进行全面考核评估,按照运行成效、功能定位、区域分布等进行深度整合。必要时,将部分省级基地纳入整合范围。

  二是积极推进创新基地管理组织模式深化改革。现有创新基地一般采用国家部委和省级主管部门两级管理模式,这一方面容易造成各地激烈争抢建设基地的乱象,另一方面还使得获批建设的基地因地域、部门因素影响难以更好履行国家级机构职能。对此,可探索在国家层面管理机构和创新基地之间直接建立契约关系,精简管理层级。此外,应严格控制创新基地数量,建立健全长期稳定支持机制,加快推动更多创新基地向独立法人过渡。

  三是大力支持创新基地开展产业共性基础技术研发。明确要求创新基地主业是开展产业共性基础技术研发,提供公益性共性技术服务,推动其与高等学校、科研院所基础研发和企业商业开发形成合理区分。支持创新基地更好发挥关键共性技术平台作用,独立或牵头承担国家重大科技项目。支持创新基地网络建设,探索跨行业跨领域关键共性技术研发协作新模式。充分发挥考核评估激励作用,加快修订和持续完善创新基地考核评估办法,增加支持产业共性基础技术研发相关评价指标的权重分值。

  加快5G的基站建设和商用步伐,完善以数据中心、智能计算中心为代表的算力基础设施建设,为传统产业的数字化和智能化升级打下坚实物理基础。

  在“十四五”开局之年,需要深刻认识到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在促进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激发全社会创新活力、支撑创新型国家建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建设等方面的重大意义。

  正因为马克思主义的发展深深植根于人民、为了人民、依靠人民,是人民的理论,并得到了人民的认同、支持和拥护,才改造了中国,改变了世界,改写了人类历史,生动诠释了“行”的理论品格。

  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是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应有之义。“创新驱动”更深层次的重要问题是何以“驱动创新”?

  在迈向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的过程中,共同富裕已经成为我国经济发展的重要战略目标,而生态富民可以也应该发挥巨大的功能与作用。

  从建设经验来看,智慧城市建设模式已从政府主导向社会共同参与、联合建设运营的多主体、多元化模式转变,“政府引导+市场主导+公众参与”共创价值模式值得借鉴。

  未来在中心城市及周边的都市圈,人口将持续增长。而在远离中心城市的外围地区,将出现人口负增长。为了顺应这一人口重新布局的趋势,需要实施差别化的城乡和区域发展政策。

  数字文明建设是一个系统工程,它涉及经济、政治、文化、心理、环境等多层面内容,而社会数字关系的不断优化则将为各方面工作的有序、高效开展创造更为便利的条件。

  国庆前夕,孟晚舟归国。经历风雨,安归故里,她感谢祖国人民的支持,她深感祖国的强大,在走下飞机时说出让人心动的佳句:“有五星红旗的地方,就有信仰的灯塔”。

  中国用全球9%的耕地养活了占全球近20%的人口,并积极参与全球消除饥饿行动和粮食贸易,不仅成功解决了14亿多人口的吃饭问题,也为世界粮食安全做出了突出贡献。

  推动黄河国家文化公园建设保护是新时期推动黄河文化保护传承弘扬的战略抓手,任务重、系统性强,需要统筹考虑、协同推进。

  回顾改革开放四十余年的历史进程,中国始终能够化危机为转机,推动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并在这一实践进程中积累了丰富而宝贵的历史经验。

  美国对阿富汗20年的所谓民主“改造”不过是美国自导自演的一场闹剧,“喀布尔时刻”再次鲜血淋漓地撕下了美国“普世价值”伪善面具。

  “积极做行动派、不做观望者”,促进14多亿人口的共同富裕,“中国之治”的实践为世界和平与发展注入强大信心与力量,充分体现出一个大国应该有的责任与担当。

  中国目前处在第一次现代化进程叠加第二次现代化转型的关键节点上,既要借鉴发达国家第一次现代化转型中城镇化建设的先进经验,又要面对第二次现代化转型的新形势。

  治理腐败,坚持和完善党和国家监督体系,应坚持精准施策,通过持续深化改革和净化政治生态,追付腐败宏观政治成本,根治诱发腐败的“毒素”。

  在当前中国经济金融内外形势趋于复杂之际,应尽快完善对自媒体的法律监管体系和行业引导机制,将预期管理主动延伸至自媒体平台,以维护市场的有效性和稳定性。

  全面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深度、广度、难度都不亚于脱贫攻坚,在脱贫攻坚历史性地转向乡村振兴的交汇期,“三农”工作必须为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铺平道路。

  无论是中部地区还是各大区域重大战略都不能够固步自封,应该在内部“抱团取暖”的基础上,进一步秉着“一体化”的理念,将内部优势产业、元素延伸到其他区域,不断加强不同城市群之间的合作。

  科技创新是系统工程,人是其中最重要的变量,只要把人的作用发挥好,我们就把握住了创新的脉搏,就有了推动我们国家更好更快发展的最大动力来源。